CCTV、今日头条
2020年 07月 10日  星期五
今日聚焦_市场报网络版今日聚焦_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今日聚焦
今日聚焦_市场报网络版今日聚焦
今日聚焦_市场报网络版今日聚焦_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今日聚焦
  • 今日聚焦_市场报网络版今日聚焦_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今日聚焦
  • 今日聚焦_市场报网络版今日聚焦_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今日聚焦
河南南阳出台“史上最严禁酒令”:工作日24小时禁酒 抽查需随叫随到
 发布:城乡法制聚焦  浏览:226次  发布时间:2020-06-30

本网讯:(任科 刘萍 王震华)“全南阳‘谈酒色变’,堪称史上最严禁酒令。”6月19日,河南南阳下辖某县税务系统一工作人员在微信上对在外地工作的同学发出感慨。

6月12日,南阳市纪委、南阳市委组织部联合下发文件,要求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党员干部公职人员违规饮酒常态化监督检查。据悉,此次“最严禁酒令”是在该市原有“禁酒”规定基础上的一次“扩大”和“升级”,明确提出倒查党组织主体责任。

而“最严禁酒令”出台的直接导火索,或为该市6月5日晚发生的一起案例:多名县处级领导干部违规聚餐饮酒。而在此之前,该市一年内连发两起公职人员聚会饮酒致人死亡事件。

工作日24小时禁酒

抽查随叫随到,倒查党组织主体责任

6月17日左右,南阳下辖各市县机关单位陆续转发了上述文件。文件全名为《中共南阳市委 中共南阳市委组织部 关于开展党员干部公职人员违规饮酒常态化监督检查的通知》(宛纪发【2020】3号)。

▲“禁酒令”相关文件

通知显示,认定违规饮酒的范围,包括工作日中午饮酒(含因公因私);值班、执勤及其他执行公务期间违规饮酒(含因公因私);违规参与婚丧喜庆事宜饮酒等9种情况。

通知显示,检查方法为随时抽取被检查人员,采取电话、短信或微信的方式,通知其到指定地点接受吹气酒精检测(对认定结果有异议的抽血化验认定),对通知后不按规定时间到指定检测地点接受检测的人员,或不接电话,未回复短信、微信的人员,当日或第二天到指定地点写出说明。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此前各地出台的“最严禁酒令”,公职人员工作日24小时严禁饮酒并不鲜见,但违规饮酒后的处理,针对的主要是个人。而此次南阳出台的“最严禁酒令”,在以往“最严”基础上进一步升级,明确将倒查追究“连带”责任。

上述通知称,一个地方或单位,被发现党员干部违规饮酒问题较重,或造成不良影响的,将追究组织部长(或分管干部的领导)的日常教育管理责任、纪委书记(或分管机关党委工作的领导)的监督责任,甚至追究地方或单位党政“一把手”的主体责任。

“这绝对是最严的禁酒令了!”南阳市卧龙区城管局一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6月15日,南阳“全市党员干部公职人员违规饮酒专项监督检查工作会议”召开后,6月16日下午,南阳市城市管理局即召开动员会议,传达落实前述会议精神,安排部署全系统违规饮酒专项检查工作。

▲南阳市城市管理局召开动员会议。图据南阳市城市管理局官网

该陈姓工作人员称,禁酒令执行后,以往经常聚会的朋友同学都“不叫吃饭了”,“万一抽查到还要说明情况,还说是小圈子。”

该通知还要求,各级各单位对直接管理的党员干部的检查频次每月每人不少于一次。检查周期为一年。同一名党员干部、公职人员累计被发现饮酒三次的,会由纪检监察机关分析研判其是否存在“圈子”现象,若研判存在,会依规给予党纪政务处分。

据上述南阳下辖某县税务系统工作人员介绍,该县县委书记曾在会议上解读禁酒令,虽然明文规定工作日中午不让喝酒,但是其他时间段喝酒要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并说明情况。

该县纪检系统一官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相对于此次南阳全市公职人员“全面禁酒”,该市纪检系统早在2018年5月就已发文要求“工作日禁止饮酒”,“但这次处置非常严,第二次违反就会调离,而且抽查频率很高。”

多名干部违规聚餐饮酒或为导火索

一年内连发两起公职人员饮酒致死案

既然此前已有相关禁酒规定,南阳公职人员“禁酒令”为何陡然升级?

6月15日晚8时37分左右,南阳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和监察委员会官网刊发一则消息,标题为:严查党员干部公职人员违规饮酒。

该消息称,6月15日,全市党员干部公职人员违规饮酒专项监督检查工作会议召开,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王毅,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李永出席了会议。会议通报了一起违规饮酒典型案例处理情况,印发了《关于开展党员干部公职人员违规饮酒常态化监督检查的通知》。

该则消息并没有就会上通报的“违规饮酒典型案例”展开说明。随后出现的多篇涉及该案例的自媒体文章均被删除。但该起案例因涉及多名县处级干部,一时流言四起,成为南阳街头巷尾的谈资。

红星新闻记者通过网络搜索,查到了一份没有落款的“关于违规聚餐饮酒典型案例通报”。通报称:

近期,市纪委监委在监督检查中,发现并查处了一起多名县处级领导干部违规聚餐饮酒的典型案例。

经查,6月4日,南阳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副局长梁某江,邀请南召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县监委主任方某军,南召县委常委、组织部长薛某峰,南召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张某瀛,镇平县副县长兼公安局长梁某武,于6月5日(星期五)晚上一起聚餐,并将地点安排在南阳润大广告传媒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崔某建的住处(位于南阳市新华路与人民路交叉口东北)。

6月5日晚,上述人员先后到场,崔某建和镇平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魏某勇,河南嘉豪珠宝股份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张某浩也参加了聚餐。席间,共饮用白酒两瓶(茅台前身特制内供酒),酒菜均由崔某建提供。

通报措辞严厉,称“这是一起典型的顶风违纪、违反规定聚餐饮酒的案件。参与的县处级领导干部纪律规矩意识淡薄,心存侥幸,政商关系不清。6月15日,市纪委常委会议研究决定,给予方某军党内警告处分,分别给予梁某江、薛某峰、张某瀛、魏某勇、梁某武诫勉谈话”。

▲“关于违规聚餐饮酒典型案例通报”。图据网络

红星新闻记者随后就此通报向南阳市、县数名官员求证,证实了该通报的真实性。

“并没有下发文件,是在会议上口头传达,”南阳市下辖淅川县一位教育系统的官员称。而与淅川县相邻的内乡县,一名镇中学的老师也在该校“以案促改”的专题会上,从校领导口中听到过该案例。

除了上述案例,“最严禁酒令”下发后,南阳多个市县随后召开的“违规饮酒常态化监督检查”动员会上,还提到了此前该市发生的两起公职人员违规饮酒致人死亡事件。

2020年4月16日晚,受一罗姓企业老板委托,南阳市下辖内乡县纪委三室主任罗某忠,邀请该县桃溪镇土地所所长周某、财政所所长张某和综合行政执法中队中队长兼镇应急办主任王某,在县城某私房菜馆聚餐。席间饮酒。酒后回家途中,王某因酒醉意外跌入路边沟中,窒息而亡。事发后,参与饭局的三人共赔付王某家属75万元。

内乡县一位熟悉内情的公职人员透露,事发后,罗某忠承担了其中50万元左右的赔偿。罗原为正科级监察员,事发后被降为科员,调离纪检监察系统,目前在该县农业局办公室任职。“包括罗某忠在内,一共处理了13个人。”

6月16日,“公职人员违规饮酒常态化监督检查”通知下发后,内乡县召开党员干部公职人员违规饮酒专项监督检查工作会,会议强调,各级党员干部都要吸取罗某忠典型案例教训。此前,罗某忠痛心悔过的视频画面已出现在该县党员干部警示教育基地的大屏上。

而将近一年前的2019年4月27日,距离桃溪镇百余公里外的南阳市宛城区红泥湾镇,亦发生了一起饮酒致死案件。据中新网报道,当晚,红泥湾镇部分领导和各村支部主要成员,赴南阳市一酒店参加宴会,欢送该镇一原领导赴宛城区卫计委任职。宴会后,该镇潘庄村干部刘荣某醉酒身亡。

据该镇一位在南阳市区从事渣土运输的司机介绍,该案在当地曾轰动一时。事发后,死者刘荣某家人找到红泥湾镇政府讨要说法,在时任镇长杜某等协调下,参加欢送宴会的镇领导每人拿出10万、各村干部每人拿出1万元,用于安抚和赔偿刘荣某家属。

“以案促改”最严禁酒令出台

镇工商所所长一夜免职

2020年4月下旬,罗某忠邀约他人聚餐饮酒致人死亡事发后,事发地内乡县在全县范围内展开自查。5月10日,河南省委第八巡视组进驻内乡,开始为期两个月的常规巡视。

“县里对罗某忠一案处理得比较严,处理了13个人,也是向巡视组表明一个态度。”上述该县公职人员推断。内乡县开展自查后,临近各县也分别就罗某忠一案开展“以案促改”。随后,“以案促改”在南阳全市范围内铺开。“紧接着6月初又发生了多名县处级干部违规聚餐饮酒,这几个事情促使下,‘最严禁酒令’就出台了。”

▲此次南阳出台的“最严禁酒令”,在以往“最严”基础上进一步升级,明确将倒查追究“连带”责任

“最严禁酒令”下发后,6月17日到19日,内乡县各单位纷纷展开自查,“晚上八点到单位集合,一个一个吹,测酒精,看你喝酒了没有。”该县税务系统一工作人员介绍。“现在喝酒的基本上没有了。”

6月20日,临近中午,内乡县城区,该县最大的河流——湍河穿城而过,河西岸的“四季红”信阳菜馆二楼,大部分包房仍然空置。“没有什么人来吃饭了。”该餐馆一中年女性服务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往年端午节前后,正是吃请的高峰。今年没人敢了。”包括信阳菜馆在内,湍河西岸聚集了内乡县城不少的“高档”餐馆,平日多以商务宴请为主。

隔河望过去,可以远远看到东湖大酒店的屋顶,“四季红”餐馆的服务员不知道的是,将近一个月前,该县一位镇工商所所长因为在此违规饮酒被免职。

6月初的一天中午,因妻侄结婚,马某从10公里外的灌涨镇工商所赶往东湖大酒店参加婚礼。酒后回到自己在镇工商所院内的宿舍。下午,县纪委工作人员巡察至此,马某从宿舍走出来,与工作人员寒暄时被发现有饮酒。第二天马某即被宣布免去镇工商所所长职务。

知情人士透露,马某在参加妻侄的婚宴前,曾向上级部门“特意请过假”。该知情人士还称,如果马某当天饮酒后没有回到单位,就不会有后面的事,“不少老百姓觉得他有点冤。”

6月22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马某,已经成为镇工商所普通工作人员的他沉默了半天,“不提了,不提了。”

当天夜里10点多,该镇街道所在的村委会干部接到通知,到村委会集合接受酒精检测。该村一村民小组长提供的照片显示,胸前挂有工作牌的工作人员正对村委会干部挨个进行吹气检测。去年冬天,该小组长曾因酒后驾驶摩托被行政拘留。

“老家酒风太盛,是该杀杀了,严一点好。”一位在北京读大学并定居北京的南阳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因为工作关系,以往回乡时总有各种迎来送往,“酒场多,劝酒多,不胜其扰。”2017年7月,南阳市纪委曾通报十起工作日中午违规饮酒典型案例,几乎涉及南阳下属各市县,上至区旅游局局长,下至镇长,村支书,甚至有小学校长。

6月24日,南阳召开全市巡察工作会议暨六届市委第十二轮巡察动员部署会,新一轮巡察工作启动。“巡察期间节假日也不让喝酒。”内乡县纪检系统一工作人员称。

来源:红星新闻

视频访谈 更多>>